正在加载数据...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

历史名人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魅力黄梅>历史名人

【中国纪检监察报】家传清风

2016年06月16日 浏览量: 评论(0) 来源: 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: 陈良

帅承瀛,读者可能大都不知其为何人。但在湖北黄梅,他几乎家喻户晓,是家乡人的骄傲。他,不仅是清代黄梅取得科举功名最高的学子,而且是被道光皇帝誉为“一代廉臣”的清官,其个人传略载入了《清史稿》。

嘉庆元年(1796年),30岁的帅承瀛高中探花,从而开始仕宦生涯。他从翰林院修编起步,历任国子监祭酒,广西、山东学政,太仆寺卿、副都御史和礼部、工部、刑部、吏部侍郎等职。这期间,帅承瀛两次任钦差大臣,负责查办山西雁平道福海、陕甘总督先福等人的贪腐案,还巡按山东审理徐文诰冤案,为之平反昭雪。

嘉庆二十五年(1820年)岁末,帅承瀛出任浙江巡抚。他惩贪锄奸,兴利除弊,政绩卓著,尤其在盐政、水利、漕运等方面颇有建树。清代名臣李星沅在其日记中写道:“道光初帅仙舟(承瀛)先生开府浙中,裁并盐政,大减陋规,而商私民私不禁自戢,以盐本既轻,官价自贱,一年足额,二年且溢额矣。”杭嘉湖三郡发生水灾,帅承瀛奏请留住漕粮以作赈济,又请免除米贩关税,妥善安置灾民生活,不让一人流离失所。他主持疏浚西湖,修建海盐石塘,切实解决水患。《清史稿》在其本传中称赞:“承瀛治浙数年,以廉勤著。”

道光四年(1824年),由于母亲去世,时为浙江巡抚的帅承瀛丁忧回籍。属于他名下经费的积余有八万两,衙吏告诉他,依照以往惯例,这银子可从库房提取,归其个人所有。帅承瀛当即谢绝道:“我拿这些银子何用?把它留下来,一半用以疏浚湖泊,一半用以资助贫苦的读书人和鳏寡孤独者。”浙江人非常感动,特地在西湖边为他建造生祠“帅公祠”,以纪念他廉政爱民的高尚品格。

守服期满,帅承瀛奉召回朝,不久因眼疾辞官,告老还乡。归家十余年,他深居简出,布衣蔬食,接济穷人。他严格教育子弟,对任何人要以礼相待,不可恃势欺人;做人要矩步规行,堂堂正正;为官要清廉自守,不可贪恋钱财。

据清人黄钧宰《金壶七墨》记载:“承瀛公官京师时,遇有文酒之会,呼召优伶者,必不赴。不知而至,则入座辄遁;同列强之,则不顾。”当时朝廷没有出台禁令,官员热衷于与优伶游宴,喝花酒。而帅承瀛绝不随波逐流,更不同流合污,可见他何其自律。

古语云:“奢靡之始,危亡之渐。”“俭则约,约则百善俱兴;侈则肆,肆则百恶俱纵。”的确,官员奢侈的开始就是国家危亡的征兆。官员如果贪图享乐、追求奢靡生活,就会以权谋私、中饱私囊,把社会资源用于满足口腹之欲、感官之乐,这样势必败坏政治生态与社会风气,从而导致国家危亡。

毫无疑问,清朝的衰败除了制度因素外,主要是奢靡腐败所致。康乾盛世期间,官场就流行奢靡之风,同时贪渎之风愈演愈烈,以至于政治腐败,国力衰微,民生凋敝。那个年代,像帅承瀛这样严于自律的清官极为少见,别说把应得的贡献出来,不伸手捞都难得。独木难支,仅靠一两个清官难以扭转整个社会的奢靡与贪渎之风。所以,面对内忧外患,大清王朝无法力挽狂澜,只能让历史周期律再次重演而已。

尽管像帅承瀛之类清官也难以济世,但他们对得起历史,对得起后人。帅承瀛不仅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,而且把清廉操守固化为家风,让子孙后代传承下来。有清一代,帅氏成为黄梅名门望族,子弟耕读传家,为官者无不清廉。

赵辛初(原名帅启泰,参加革命后改名)为帅承瀛六世孙,曾任湖北省副省长、文化部副部长、湖北省委书记、粮食部部长等职。论官位,他与高祖旗鼓相当;论清廉,也不乏祖上遗风。赵辛初身居要职,一向严于律己,从不搞特殊化,生活非常俭朴。每次下基层调研,他都是轻车简从,从不打招呼;就餐时,绝不容许超标准接待。有一位曾任乡镇党委书记的老同志告诉笔者:上世纪80年代,他接待过下乡调研的赵辛初,与赵辛初共进午餐。进餐时,赵辛初不慎落在桌上几粒米饭,当即捡起,送入嘴里吃了。在场人员见状,不禁感到惊愕与敬佩,赵辛初只是淡淡地说:“一粒粮食一滴汗,不能浪费掉。”

赵辛初常说:“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决不能揩公家的油,肥自己的口,不能往共产党的脸上抹黑。”1978年,赵辛初随团去美国考察,回国后就将外交部礼宾司发给他的一套西服交公。他从不利用职权为亲友谋取私利,组织上按照规定给他配备的专车,从不让家属沾光。赵辛初以自己的言行树立了一个共产党人廉洁奉公的光辉形象,也使祖上遗留的清廉家风得到传承与弘扬。

实际上,清廉俭朴不仅是古代清官的美德,而且是中华传统美德的重要组成部分,值得我们世世代代传承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是共产党人的根本宗旨,古代清官能够做到的,当代官员更应该做到。每个党员若将党章党规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,清风回归指日可待。(原载于中国纪检监察报2016年6月13日7版)

更多